Tsusima Aoi

练笔中。
咸鱼

【太中】

#其实是第一次写太中,虽然这个梗可能很多人写过了但是…我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手x
#是辆车,年龄限制请慎重点开
#ooc到飞起,和原作剧情有比较大的出入

    以中原中也的实力,在打开门的一瞬间,他就已经明白了自家屋子里多了个人这件事。
    他走进屋内,反手关上了门,打开灯让屋内亮起来。客厅的家具摆设如他几天前离开时一样,没有什么太大的移动。在暖色灯光的渲染下,简约的家具也到有了几分温馨的味道——当然,前提是坐在沙发上的那个根本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男人不存在的话。
    太宰治静静的坐在中原中也家的沙发上,即使看到中原中也回来,也没有开口说话,只是冲他笑笑。中原中也没有理他,或者说根本没有看向他的老熟人,径直走向客厅角落的酒柜,熟练的打开一瓶看上去就价值不菲的红酒,倒进一个干净的高脚杯里。他端着酒杯,小小的抿了一口,然后拿着酒杯坐在了太宰治对面的沙发上。“不知有何贵干,黑手党的前干部先生。”
    太宰治看着他坐在自己对面。听到他的话后,耸了耸肩。“没事我就不能来了吗?”
    “少废话,回答我的问题。”中原中也灌下一大口酒后把酒杯放在自己面前的茶几上,蓝色的双眼直直地看着太宰治。他在努力的压下心里的一团火气。如果现在不是在他家,恐怕他早已揪住太宰治的衣领然后朝他的脸狠狠地揍了下去。
    太宰治自然清楚这位刚出差数天回来的老搭档心情有多差。于是他慢慢地收起了脸上了笑容,调整了一下自己的角度然后换了一个比较舒服的坐姿靠在沙发上。“我在这里的原因,当然是借宿。”
     中原中也嗤笑一声,“我可不记得答应过你借宿这事。”太宰治摊摊手,并表示这是非常时期,而且这几天中原中也并不在家。”
    “这不是你随随便便就住进来的理由。”中原中也拿起酒杯,轻轻晃动后喝下一口。他明白太宰治所说的非常时期是什么意思——如果被港口黑手党通缉还不能被称作此的话,估计也没什么其他的非常时期了。
    即使中原中也离开横滨出差七天,他也很清楚的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港口黑手党最年轻的干部太宰治叛逃,首领森鸥外发布通缉,要求抓回太宰治。严惩叛逃者,这是港口黑手党一贯的作风,即使是曾经的干部也一样。
    太宰治是在中原中也离开横滨的第二天离开了港口黑手党,如果他一直待在这里的话,算起来也有六天了。
“毕竟即使是森先生也想不到叛徒会藏在自己去出差的手下的家里啊。”太宰治说道,话题的主角就是自己,他却表现的像个看热闹的群众一样,就连说话语气都是聊家常似的轻松。
    中原中也沉下脸。“你就不怕我现在把你抓回去交给首领处置,或者直接把你杀了?”
    “中也。”太宰治轻笑一声“如果你有这个打算的话,在进门看到我的那一刻,你就会动手了,根本不用说这么多。”
    他从沙发靠背上离开,手肘撑在膝盖上。“而且,虽然森先生下了通缉,但是并没有多少人真的在执行这件事,对吧?”
    “既然你知道为什么还要在我家留宿,明明安全的很不是么。”如太宰治所说,即使森鸥外按照一贯的作风下达了通缉,却并没有派人实际的将太宰治“捉拿归案”。中原中也不清楚这位港口黑手党的首领在想什么,他甚至在怀疑森欧外不过是为了走个程序,而自己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态度。
    中原中也看向太宰治。本来包裹着右眼的绷带已经拆下,原本黑色的外套已经变成了一条栗色的风衣,只是风衣里依旧穿着那套黑色的西装,白色的绷带从袖口和领口露出来,显的有些格格不入。
    他静静的看着太宰治。太宰治沉默了一会,从沙发上站起来,才慢悠悠的开口,“因为,我还有件事要做。”
    中原中也皱了皱眉头,一句“什么事”还没说出,就被太宰治赌了回去。太宰治越过他们中间不算宽的茶几,扯住中原中也的领子,吻上了他的唇。这个动作让中原中也大脑一片空白,甚至一瞬间没反应过来太宰治在干什么。等到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太宰治已经放开了他,饶过矮小的茶几,站在了他的边上。
    “这就是你想做的事?”中原中也挑眉。他从前不清楚太宰治的脑回路,即使是现在也一样。
太宰治在中原中也身边坐下,把手伸向自己的衣领然后扯下了黑色的领带。“算是吧。不过我想做的事可比刚才的要激烈的多了,中也。”
    他知道太宰治在说什么。理智告诉他应该现在把太宰治推开然后把他赶出去,或者干脆用重力异能让太宰动弹不得。可是他什么都没做,任凭太宰脱下他的外套,解开他的衬衫扣子和皮带,褪下自己的衣物后用手抚摸着自己,用唇在脖子和锁骨上留下一个一个粉色的印记。他也拒绝思考自己在做什么,只知道自己的身体在太宰的抚摸下逐渐变得敏感起来。太宰手仿佛带着火苗,接触之处传来一阵阵的热量,让中原中也忍不住喘息。
    太宰治眼里露出一丝意外。他本以为这个有些固执的老搭档会直接拒绝他,但是目前看来,他并没有这样做。太宰治吻向他,用牙轻咬他的下嘴唇,再继续加深这个吻。他的手抚向中原中也的双腿之间,然后满意的感受到身下人的颤动。
    他按住中原中也的肩膀,把他推倒在沙发上,然后把中原中也的双腿架在自己腰间。中原中也像是认命似的叹了口气,双臂环上了太宰治的脖子,把脸埋在太宰治的颈边。他感受到太宰治的手在他的侧腰和下身作祟。酥痒感从两处传遍全身,让他的双手不自觉的用力抓紧。
    突然,他感到一个炽热的物体抵住了自己的下身。他立刻反应过来那是什么,睁大眼睛有些惊慌地看着自己身上那人。“太宰!?”他下意识的绷紧身体抵抗着那玩意儿。太宰治侧头吻了吻他的发梢,右手拍了拍中原中也的臀部,“放松点,中也。”然后用力的一挺身——
    “啊!”这一下让中原中也直接叫了出来。即使事先有了扩张,这一顶的疼痛依旧让他眼前一片空白。太宰治扣住中原中也的腰,等他适应了一些后,就开始挺动。快感逐渐盖过了疼痛,从下身沿着脊椎传到大脑。中原中也感觉自己正处于无边的大海中,随着海水的流动在海里起起伏伏,能抓住的只有名为“太宰治”的浮木。
    中原中也闭着眼睛,牙齿咬着下嘴唇,抑制着即将从嗓子里跑出来的喘息。太宰治拍拍他的脸,“中也,别抑制着,喊出来吧…”然后他用力的挺了挺下身。这下中原中也再也忍不住,一声娇喘从嘴边滑出。太宰治把脸凑近中原中也的颈边,一口咬上了他的锁骨。
    “嘶……!太宰……”他努力的睁开眼,看着压在自己身上的那人。从中原中也的角度看不清太宰治的表情,但他的脸上早已没了平时的冷静,他吻向中原中也因情动而微微泛红的眼角和眼角若有若无的生理泪水。太宰治的额前布上了一层细密的汗珠,打湿了他的一部分刘海。
    不知过了多久,太宰治的动作慢了下来。在几次狠狠的挺身后,中原中也感到一阵阵热流射进了自己的身体里,他也因为这份刺激而泄了出来。中原中也的视野一下子变得模糊起来,等到他回过神来后,他们已经就着刚才的姿势在沙发上躺了一会。中原中也握了握拳,然后用力地推了太宰治一把,让他从自己身体里退出去。他翻了个身面对着沙发背,“你走吧。”他闭上眼睛不去看太宰治,“想做的都做完了就赶紧给我走。”
    没有回应。
    中原中也想转头看看太宰治这家伙到底准备干什么,却听到了一阵衣物摩擦的窸窣声。没过多久,声音就停下了。太宰治穿上衣服,在沙发上站了一会后,附身凑近中原中也的耳朵“记得自己清理一下,中也。”他看到中原中也的身体在他说完话后小幅度的抖了一下。他站起身,走到大门前,打开门的时候他朝客厅望了一眼,中原中也依旧保持着刚才的姿势躺在沙发上,对他的动作没有任何表示。太宰治嘴角勾起一个微笑,然后走了出去。
等到“砰”的关门声之后,中原中也才从沙发上爬起来。在确定太宰治真的离开了之后,他忍住疼痛和腿软,拖着疲惫的身体走进了浴室。
    下次见面的时候可别指望能从我这里得到什么,太宰。

*做个小补充:关于森先生的那部分,我不太了解具体原作里森的想法,所以这里森对太宰离开港黑的态度纯属是我脑补的ummm.....因为没记错的话港黑似乎对叛徒的惩罚挺重?但是太宰依旧过的好好的啊…_(:3」∠)_x

我……
大介这个tagummmmm???

屯几个flag吧
其实也是自己的计划,明天准备完成的那种

戏:费里西
    盾子
    Foxy
文:双黑

立个flag
9月2号回来写一篇费里的戏和Foxy的首戏
其他的再说吧
欢迎提供梗👀

我,不会写婚戏🌚

给我亲爱的玛琳娜·瓦尔加斯姐姐
本来想试试指绘厚涂结果画风突变
ummmmmm……
头部轮廓有参考

给自己的马的置顶做了个配图ummm
意大利语是用百度翻译机翻的🌚
P2是加了特效的超少女版本

忍不住想发自拍(你滚)
是前两天去漫展出c时候的,cos王者里大小姐的旗袍设(虽然我觉得没人看得出来)

【击鼓传文】 网购需谨慎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剧毒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叶芊千雪:

这里是来自名人朋友圈“脑子有病的传啥都有群”的神奇的击鼓传文


本文又称 “一个憨八嘎手办引起的血案”
“ 爱着憨八嘎的阿尔弗”
“ 本Hero的喊八嘎手办到底去哪了”
“说好的手办呢”
“一个手办让好好的国/家成了奶妈”


本文可是开头可爱,中间鬼畜,结尾正经的传文
(特别有意思,快看咱真诚的小眼神(。ò ∀ ó。))


ps:后面带数字的ID乃名朋上的ID诶嘿嘿


第一棒@安东尼奥·费尔南德斯·卡里埃多(2731)


从前有个可爱的小男孩,叫阿尔弗雷德·Fuck·琼斯。


第二棒@王耀(8186)


有一天他在网上买了一个憨八嘎手办,等了好久都没有来。终于有一天,快递寄到了!阿尔赶紧把盒子撕开,结果看到里面是——
一个银色头发的小男孩正安静的躺在盒子里,静悄悄的仿佛一个人偶一般。
???
虽然很好看没错但是我要的是憨八嘎手办啊?还有这个盒子是怎么回事封得这么严不怕小孩儿憋死么?等等他这么安静不会已经死了吧?
阿尔弗雷德•Fuck•琼斯的内心瞬间划过9999+的弹幕。
他小心翼翼的把小孩拎了起来。
这时,小孩儿睁开了眼睛。
那双眼睛如此动人,仿若紫水晶般清澈而美丽。
但是这不是重点啊!
这孩子没有呼吸是个啥子情况哦?
小孩儿看了他两秒:“你好,我叫伊利亚,伊利亚•布拉金斯基。"
他的声音柔软而温和,如同棉花糖般。
然而这也不是重点!
我读书少你不要骗我,哪门子紫瞳的伊利亚?!
“Hero的憨八嘎手办呢?"
“欸?什么憨八嘎手办?万尼亚不知道哦?"小孩子冲他笑得一脸纯良无害。
你已经暴露好么?!
哪家伊利亚自称万尼亚的啊摔!


第三棒@卢西安诺•瓦尔加斯(756)


“本Hero知道了,一定是你把本Hero的喊八嘎手办给吃掉了!”
“呜呼呼万尼亚怎么可能吃那种东西啊。”顶着小熊耳朵的伊利亚歪了歪脑袋摆出了一副“不是万尼亚干的,怎么可以冤枉熊呢”的无辜小表情。
啊啊啊你摆出那副表情是什么意思啊,你以为那样本Hero就会原谅你了吗???
“呜呼呼是你买错了哟~”
“啊,可是本Hero明明买的就是喊八嘎手办啊。”
“哦,那一定是你买错了,你看啊”只见伊利亚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一部手机“你看啊,这个订单上明明白白写的是伊利亚小熊x1呜呼呼~”
什么鬼啊就算本Hero订错了那也不会出现会动的熊娃娃啊,这订单上写的‘伊利亚小熊’明明就只是普通的娃娃吧!这种会动还会说话的家伙是闹哪样啊!!!
“不行不行,本Hero要退货,本Hero只要手办!”说着便掏出手机要退货。
“不行哦~”伊利亚边说边指着手机屏幕说“这上面写着‘不允许退货’哦~”


第四棒@阿尔弗雷德·F·琼斯(5958)


“哦我怎么就摊上这样一个死熊孩子……”阿尔无奈地扶了下额头
“什么?万尼亚虽然是熊孩子,但是并不是你们口中那种‘熊孩子’哦?”说着,晃了一下自己的熊耳朵。
“就算你不是那种‘熊孩子',hero也不可能就因为买错了东西就开始养小孩子了吧喂?!说吧伊利亚,你家在哪儿,hero送你回家,hero是英雄,可不想被别人说成人贩子。”


第五棒@弗朗索瓦丝·波诺弗瓦(1543)


“伊利亚可没有家哦!他们说只要伊利亚到哪儿,看见的第一个地方就是伊利亚的家哦!”继续抖了抖熊耳朵。
“……”阿尔看着笑得一脸灿烂的伊利亚,索性扶额。“hero不就买个憨八嘎的手办吗?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在抬头看了一眼伊利亚“说吧……你是何方来的神圣。”


第六棒@罗维诺·瓦尔加斯(2063)


“诶嘿?神圣是什么东西呀?万尼亚只知道向日葵哦。”小白熊歪了歪头,食指放在嘴唇上用一种纯粹而又天真的目光看了看阿尔。阿尔嘴角一抽,突然严肃了起来。
“别装了,你是那边排来的吧?我猜猜,圣职者?”他的眼神冰冷冷的,直勾勾的盯着那边看起来若不经风的小熊。
小熊的眼神变得怪异起来,他的嘴角渐渐的列开了更灿烂的微笑。
“诶?你在说什么呢大,哥,哥❤~”他转过身去,犹豫了一会后又扭过头“但是,我可不知道圣职者是什么东西哦?”
小熊瞬间向二肥撞了过来,直勾勾的撞到了二肥印有“fuck”字样的衬衫上。而二肥瞬间抓住了他的手往上用力一拋。而小熊借力一脚蹬到房顶上,向二肥反弹回去,从衣服里掏出了一根水管重重的砸下去。
“我说了~我可不知道什么是圣职者哦❤”
阿尔拿出了他的憨八嘎挡住了小熊的水管,那憨八嘎却瞬间就破碎了,阿尔似乎早就料到此事,往外一翻滚到了旁边单膝跪地手撑着地面。小熊不给她站起来的机会就把水管丢了过来。阿尔反应即使往左侧一偏微微躲过,可他的德州眼镜却碎掉了。破碎的镜片划过他的眼睛,他的眼珠瞬间喷涌而出浓浓的鲜血。他很清楚的知道圣职者是不可能打破他的世界无敌hero憨八嘎x号武器的。
你..是神职者啊...”他捂住眼睛,缓缓站了起来,又拿出了很多很多的世界无敌hero正义憨八嘎武器面对着对面的人。
“诶嘿,既然被发现了那就没办法了呢⭐”
小熊擦着水管从灰尘中走了出来。“那么作为礼貌,我就告诉你我的武器全称吧~”
他以极快的速度冲向二肥,将水管底处伸出来的刺刀捅向二肥衣服上的fuck字样。
“万尼亚只说一遍,好好听清楚了。我的武器名为寒风萧瑟严冬无雪却有血银之精灵金牌将军向日葵随便一放都能冻死人
人的专门击破憨八嘎hero的神之水管”
一遍说着,一遍又用藤蔓禁锢住二肥,在他被捅出的伤口处又狠狠插了几刀。
“呃啊...好..好长的名字...不对...该说不愧是神职者——冬域白熊...吗...”
突然,小熊的身后出现了无数只断臂,上面还缠满了鲜红的内脏。从后面突然禁锢住小熊。
“白熊先生,很抱歉打扰了。”一个玫瑰红色头发的男子从断臂生出的地方走了出来,他将手上正在转动的小刀狠狠的一丢,插到了小熊的水管里。微笑着走到了小熊身边。
“神职者,血刃。你来干什么?万尼亚不是叫你在暗处等待吗?”小熊没有回头,更加用力握住水管,目光直愣愣的看着前方,仿佛不存在卢西这个人一样。
“呵,你以为我会这么有耐心吗?而且时间快到了,我只是来提醒你这一句的。”


第七棒@安东尼奥·费尔南德斯·卡里埃多(1187)


“我可是来自西伯利亚的超级炫酷白熊王子哦。”那个熊孩子眨巴眨巴眼,一脸严肃的表情却看的我心里一阵mdzz。啥玩意儿?白熊王子?我还憨八嘎英雄呢!厂家,厂家?!本hero有句mmp今天必须讲出来!不仅这样英雄还要退货,退货!我的憨八嘎手办呢?!我可是付了钱啊!有这么个小家伙hero宁愿去吃亚瑟的死扛啊!怒气冲冲打了客服却听到了不退不换的。nooooooooo!英雄这是喜当爹了吗!崩溃的看着眼前漂亮的娃娃心里一横:“喂,你可不可以
找别人家啊。英雄我没时间哦。”


第八棒@海英(646)


“嘁…还真是你一贯的急性子啊…万尼亚可不需要…你来提醒哦~”


小熊抓紧水管面容开始扭曲,在阿尔弗雷德震惊的目光下大叫一声(???)挣开了断臂的束缚,紧接着他和卢西开始战斗,一边的阿尔弗雷德小心地抓起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


“哎呀哎呀,神职者吗?还真是稀奇啊…”


一个衣着正经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嗯??)的赤瞳少年走进来,阿尔弗雷德看见他后松了口气:“葵,你终于…”
…来了。


阿尔的后半句话被本田葵的下一个举动惊得吞回了肚里,没错,由于现场太过混乱,本田葵摔倒了!阿尔感到深深的胃痛,只得再次拨打了一通电话。(正经不过三秒的葵花(…)


第九棒@费里西安诺·瓦尔加斯(2909)  @Tsusima Aoi


而在阿尔按下通话键时,听到的却是“嘟……嘟……”的忙音。“该死!”阿尔把手机扔到了一边,揉了揉自己犯疼的胃,“算了,hero可是英雄,这点事还是我自己来解决吧。”
然而在他说完的时候,刚刚摔倒的本田葵站了起来,在潇洒的理了理自己的衣服和头发后,他拔出了别在左腰的武士刀“小生听闻琼斯先生这里出了点问题所以赶过来了,没想到竟然已经如此一发不可收拾。”
他微微侧身,右手握住刀柄,刀尖直指卢西安诺和小熊“即使是同为神职者的血刃先生和白熊先生,小生也不允许你们破坏神职者不能在人间打斗的规定。”
卢西安诺听到本田葵的话后,抿了抿嘴唇,勾起一个讽刺的微笑。“在这么一个小小的地方一下子出现三个神职者,很稀奇吧?”他把在刚才的战斗中身上伤痕累累的小熊踢到一边,沾了血的刀子在手上转了转,划出一个弧度后,指向地面。“那么,你准备怎么制裁我们呢,隐者先生?如果你准备打败我们的话,你也触犯规定哦。”
听完卢西安诺的话,本田葵却突然微笑起来。他瞥了瞥在角落里做准备的阿尔和试图偷袭卢西安诺的小熊,然后手腕一抖,让武士刀的刀尖指向另一边。
“小生……当然会选择封印你们,然后让琼斯先生来解决你们。”


第十棒@艾斯兰(620)  @999号无良兔


  “啊……这样的话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会怪罪到你身上了……对吗?”
  一个身影慢悠悠地走来,路过白熊的时候顺便把他拉了起来。
  “耀,你来啦。”
  “这里那么热闹,不来不行啊。”
  东方人笑眼弯弯,拿出了一个中华锅。
  “这回是有五个神职者了……”
  卢西安诺微微眯了眯眸子。
  “阿尔弗雷德,话说你上次欠我的钱还没换呢,没钱还钱,有钱买手办?”
  嗯,情况不妙,二对三。
  所以……


  “歪?是亚蒂吗?嗯,对,我这里出了点事,你能不能过来一下?嗯,顺便带上死扛啊不对司康。”
  众人脸色一变,王耀握紧了中华锅,伊万又拿出了一根备用水管,卢西安诺握紧了手中的刀,葵也是脸色大变,阿尔虽然很满意众人的反应,但他也开始担心起了自己的安危。


  “我觉得我有必要告诉你我武器的全名。”
  王耀脸色凝重地说道。
  “蛤?”
  “中华·奥义·能拍汉堡能挡水管能防死扛·可攻可防·终极无敌·锅。”


  “是司康不是死扛啊!不信你尝尝!”


  亚瑟来了,带着他的死扛一起。


  “我……还有点事……先走了。”
  卢西安诺走人了。
  “耀,好像到吃饭的时候了,我先回去了。”
  “嗯,我也要回去给嘉龙他们做饭了。”
  “小生还有些私事,先走了。”


  ……


  阿尔松了口气,放下心了,但紧接着他的心又提了起来。
  “阿尔,你说要吃司康的,我给你带过来了。”


第十一棒@Arthur.Kirkland(378)  @冥樱_Mei


阿尔看着亚瑟手里端着的盘子,沉思了一会郑重地把盘子接过来放在一旁,一边喊着我我我一定会吃的一边把亚瑟推出了门。他回头看着屋子里的一片狼藉,本来就不爱收拾这下子更不想管了...等会不如拽个谁帮忙打扫一下得了。他这么想着,环顾四周看看能不能先打扫一点。


真麻烦啊这群人。英雄先生苦笑着将桌子上的食品袋(自己吃完的)揉在一起,然后丢进垃圾桶里,继而瘫倒在沙发上。阿尔弗雷德现在感慨万分,什么圣职者神职者真的太麻烦啦——买个手办都能被盯上可震差劲,不过那孩子的眼睛还挺漂亮,如果不是过来杀我的话我可能还真的养了。
他托着腮试图算清这破事给自己添了多少麻烦,还差点让自己死了两次?下次要是碰到包裹里有不明物体就扔掉...等等。


“所以闹了这么大一出hero的手办呢??垃圾快递公司我要投诉!!还我血汗钱!”